NedSone

🗣网友小从。


文笔油腻,墙头多,随缘写。
长期不在线。

叶喻|方言说。其一。

周末不能闷在家,喻文州拉叶修去上下九闲逛。下午四点四十三,阳光和煦暖风拂面。可惜正逢旅游热季,平日空旷的步行街这时候挤了好一大群游人,交通堵塞导致前行时速不足一公里,于是他们只好由十指相扣改成暂时分开,在人群中保持双方肩距五公分。
    
   
喻文州很久以前听到过一个广播节目,是一个女声用粤语作对话,一半内容讲八十八号的故事一半介绍香港的街道,篇幅短小却很合他意。虽说女声的粤语说得稍有些不标准,但伴奏是独具特色的八九十年代风格并混杂现实人声,倒也还挺好听。女声温柔不腻耳,带些沙哑,很触动人心。
     
  
心有所思,既有所动。喻文州倏然转过身来,先是倒退几步,对着叶修夸张地做了一个绅士邀请的动作,接着又笑盈盈开口道:“叶先生,我係呢度嘅导游啦,要唔要我同你行下啊?”
      
  
喻文州的声音听起来一向是温柔带些磁性的,不然也不会有一票的女友粉大呼“喻总第一苏”了。叶修很少听见喻文州在他面前说广东话,一般也就是出门买东西时喻文州和老板讨价还价时会听见他说。偶然一听,还挺新奇。叶修咂舌,心说小喻同志今天是想弄什么花样?
       
       
喻文州弯着眼笑着,伸一只手扯住了叶修的手腕左右晃晃,拉着他继续往前走,“宜家我哋在上下九,廣州酒家就係你正前方。转左,我啲去下九路走啦。”顺着语句,喻文州指了指不远处的老式酒楼,红色金边繁体字招牌和白墙灰瓦牌楼是当时的流行。
         
    
叶修发觉喻文州说起广东话时,声音格外的柔软,磁性加成使它像含糖量100%的奶茶——很容易使人联想到晚六点后盖着厚厚一团被子的软塌塌的床、猫爪肉垫的触感或者是公园最常见的大团棉花糖。于是叶修也跟着喻文州笑了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      
“那么喻先生,请带路吧。”